|
|
|
|
|
|
|
今天是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  农历十月十二   广安区今天  多云  0℃~11℃    明天  晴  -3℃~11℃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史数据库 > 党史书籍

第三节 马克思主义在广安的传播

发表时间: 2020-04-21 09:04:57    来源: 广安区党建    编辑: 管理员

      在各种思想不断涌现、众多学说不断交锋的形势下,马克思主义以其高度的科学性和鲜明的革命性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进步青年,这为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创造了重要的条件。


一、广安旅外学生接受马克思主义

俄国的十月革命的成功,第一次把马克思主义的学说付诸于革命现实,并给中国送来了救国救民的真理和希望——马克思主义,这对经历了资产阶级革命失败特别是又经历了新文化运动的洗礼而进一步觉醒、正在重新考虑中国前途、寻求改造中国社会新方案的中国人民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使之看到了新的希望。这一时期,广安旅外求学中的一部分进步青年,通过在欧洲的工作和学习,对资本主义制度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在比较和推求了各种思潮和学说的优劣后,他们转而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并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和中国共产党的创立产生着积极的影响。
     (一)旅蓉青年接受马克思主义

1920年,在成都求学的广安青年努力学习进步书刊,积极参加反帝反封建的救国活动。1920年底,四川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先驱王右木创办了成都马克思主义读书会,开始在四川进行马克思主义的宣传。1921年春,王右木重组马克思主义读书会,主要吸收成都高等师范学校等大专院校思想进步的学生、中小学教师、新闻记者以及个别工人。读书会的活动主要是阅读《新青年》等报刊和宣传社会主义和有关十月革命的书籍,结合当时的社会问题开展讨论,并利用纪念日进行讲演活动。是年夏,在四川省立第一中学读书的广安学生吴启慕等人参加了马克思主义读书会和童庸生、袁诗尧等人的学行励进社,研讨无产阶级革命,初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二)旅欧青年接受马克思主义

1920年10月19日,邓希贤、胡明德、邓绍圣等抵达法国马赛,当天即离开马赛,乘汽车直赴巴黎。在巴黎,邓希贤和他的同学们由华法教育会安排,分别到蒙达尼、枫丹白露、圣得田、佛勒尔等地中学去学习或补习法文。邓希贤、邓绍圣入诺曼底区巴耶男子中学学习,胡明德入巩比耶公学学习。在巩比耶公学,胡明德只读了一个月的法文,就因欠两个月的学费和生活费而被迫辍学。不久,胡明德等十多位同学被送到克鲁梭市施奈德钢铁厂当工人。在钢铁厂,胡明德遇见了到此作工不久的顺庆联合中学的同学袁庆云,并通过其介绍,结识了赵世炎、肖朴生(都是四川人)。胡明德在赵世炎等人借给自己的法文版《共产党宣言》和《国际歌》等作品的学习影响下,阶级觉悟逐渐提高,正如他后来回忆这段历史时所说:当时,如梦初醒,恍然大悟,明白资本主义的罪恶,无产阶级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团结起来,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革命的斗争,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消灭阶级,人类才能得到解放,世界才能趋于大同

1921年4月2日,邓希贤、邓绍圣到克鲁梭市施奈德钢铁总厂当轧钢工,月底辞去工作赴巴黎。10月,他进香布朗工厂做工,两个星期后被解雇。是年,经赵世炎和袁庆云介绍,胡明德加入了旅欧共产党巴黎小组(简称巴黎小组)。

1922年2月,邓希贤进哈金森橡胶厂做工。6月18日,来自法国德国比利时的中国勤工俭学学生代表赵世炎、周恩来等共18人,集中到了巴黎的西郊布罗尼森林公园。他们每人租借了一把铁折椅,围坐在一起,举行了中国少年共产党(后改为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也称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第一次代表大会。是年夏,邓希贤加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当时,在巴黎的与会者每人都用化名以便登记保密,胡明德的化名为扶轮,后写为胡伦(这个名字后来伴随胡明德一生)。是10月,周恩来被调到巴黎负责支委工作,同时直接领导巴黎华工总工会。这时,施奈德钢铁厂的华人工会改为华工第一分会,胡伦任华工第一分会党小组长。胡伦按上级要求,积极投身到工厂的华工运动中去,积极发展组织,成立了模范工厂支部,并任工厂支部书记;此外,他还加入了法国青年团,任宣传员,散发传单、张贴标语,组织华工同资本家进行斗争。按照华工总会指示,胡伦创办了第一分会华工小报,每周一期。

1923年夏,邓希贤参加旅欧共青团支部工作,开始了职业革命家的生涯。1924年7月,邓希贤担任了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委员,此时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这一时期,他参与了协助在法国、比利时和德国的中国青年学习理论的油印刊物《赤光》的办刊工作,既编辑、撰稿,又刻蜡纸、油印、散发,非常活跃。

1924年,中国国内的革命斗争正如火如荼地开展,急需军事人才。是年7月,中共旅欧支部决定选送第二批人员去苏联学习军事。8月,被选中的李富春、蔡畅、聂荣臻、胡伦等25人由法国启程经德国前往苏联莫斯科学习。进入东方大学学习后,莫斯科的中共旅莫支部把胡伦等人正式转入联共,胡伦担任学校支部小组长。

在法国勤工俭学期间,广安协兴的邓希贤、胡伦、邓绍圣在法国一面做工,一面学习,认真钻研了《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资本论》等马克思主义著作,逐步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

1925年春,邓希贤任中共旅欧支部里昂地区特派员,并于6月至9月参与组织旅法华人多次举行的声援国内五卅反帝运动的大规模示威和集会,是年11月进雷诺汽车厂做钳工。1925年5月,中共旅欧支部即已拟定一批人到莫斯科学习,其中就有邓希贤。12月,中共旅莫支部下达了再次催促邓希贤等人速赴苏学习。1926年1月,邓希贤、傅钟、邓绍圣等一同赴苏联学习,他们先进入东方大学,不久转入新办的莫斯科中山大学。邓希贤等在苏联较全面、系统地学习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观点和其他知识;在这里,他和他的同志们与直接从国内来的国民党人士共同学习、生活,使他们对国民党各派有了更多更直接的了解,并与国民党右派进行了较量。这对邓希贤回国以后进行革命活动和革命斗争奠定了更加充实的理论基础和斗争知识。

1925年,五卅惨案爆发,国内革命形势高涨,为适应中国革命的需要,党组织决定选送部分中国同志接受军事训练。经第三国际东方部严格审查,胡伦等人被选中。党小组长聂荣臻带领胡伦、叶挺、李林、汤儒贤等20名同志,离开东方大学去伏龙芝军事学院接受军事训练。这段学习生活,胡伦自己这样评价:学习马列主义虽然不多,但是这样系统的学习,对提高我的阶级觉悟和思想水平,是有很大收获的。”“……在我们接受军事训练时,就联想到在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残酷统治下,中国人民毫无自由,中国革命应是武装斗争。在中国的国共合作,国民党宣言提出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俄国帮助国民党办黄埔军校,培养革命军事人才,组织革命军队,革命高潮到来,全国人民都将起来革命,需要军事人才组织武装斗争,领导城市暴动和农村游击战争,这就是我们学习军事的使命。(转自中国共产党广安县历史.第一卷,1921~1949)